•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歡 迎 訪 問 廣 元 市 質 量 品 牌 協 會 官 方 網 站 !
電子郵箱  
密碼     忘記密碼?
  注冊
品牌廣元二維碼
?????GAQ
品牌廣元
破產后的柯達…成網紅了?
來源: | 作者:品牌廣元 | 發布時間: 2019-04-29 | 122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“打敗你的往往不是你的對手?!閉庋墓適倫蓯怯瀉芏?。

如微信的出現,導致口香糖的銷量下降了 30%;康師傅最大的競爭對手不是統一,而是美團和餓了么…

這句話用在「柯達」身上也一樣適用,因為埋葬他們的正是自己發明的數碼相機。

作為一個家喻戶曉的百年老店,2012 年柯達在一片惋惜聲中申請破產?;?,從一家世界最大的膠卷生產商,變成了目前市值不到十億美元的商業圖文影像處理公司。至此似乎膠片帝國神話已經畫上了句號。



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它在 2013 年的時候已經重新融資上市,退出了破產?;?。

柯達最巔峰的時候占據市面 80% 的份額,堪稱膠片市場中的“滅霸”,一個小動作就影響甚遠。但由于錯過了數字化的潮流,柯達自身保守、固化的商業策略也讓它自食惡果。

誰也想不到,深刻反省后的柯達痛定思痛,大改往日作風,走上了一條網紅道路。

1

各種跨界操作

在很多人的記憶中,柯達就是街角的攝像數碼店,或者小小黃色包裝盒中的膠卷,記錄著時代變遷和人生成長的重要時刻。



△ 圖片來源于網絡

從它在 2016 年重新啟用更具標識性的經典 logo 開始,仿佛就預示著它將以引領一股復古潮回歸。



△ 圖片來源于 BrownieArtPhoto

柯達先是在 2017 年自己出了一本藝術雜志 Kodachrome,主題囊括了寫作、雕塑、音樂、圖像等方面,還有各領域創作者的采訪文章,其認真程度真的不是鬧著玩的。



△ 目前已出版 4 期 Kodachrome

(圖片來源于[email protected])

事實證明,這不是柯達內部在自嗨,售價 20 美元(約為人民幣 ¥134 元)的雜志,第一期在美國地區開售僅 3 天就斷貨了,火熱程度可見一斑。

在去年,柯達分別與兩大快時尚品牌 H&M 和 Forever 21 推出了聯名服飾,讓你把柯達“穿在身上”。雖然百年老店已經沒落,但醒目的 logo,經典的配色一出現,還是讓人過目不忘。



△ 柯達 x H&M 聯名系列



△ 柯達 x Forever 21 聯名系列

當時還有很多網友說:“柯達出衣服了,還不快去支持一下,不然真的怕它倒閉…”。

另外,還和滑板品牌 girlskateboards 出了聯名滑板:



△ 柯達 x girlskateboards 聯名滑板

到了今年,柯達和兒童玩具品牌 Cra-Z-Art 合作開發了世界上最大的一個拼圖,一共有 51300 塊拼圖,里面 27 組拼圖分別對應全世界 27 個知名地標建筑。



△ 柯達 x Cra-Z-Art 拼圖

不僅如此,最近還勾搭上了精釀啤酒品牌“角頭鯊 Dogfish Head” ,推出一款可飲用、也可以用來沖洗膠片的 Super Eight 啤酒。



△ 柯達 x 角頭鯊 Dogfish Head 的 Super Eight 啤酒

這一系列跨界操作讓阿慕想到了另外一位歲數過百的“老”網紅——故宮。

在前任院長單霽翔的帶領下,故宮跨界出版、文創、壁紙、動漫、游戲、影視玩了個遍,不僅年賺 15 億,更重要的是讓原本沉重的故宮文化重獲新生,以不同的面貌重回大眾視線。



一把年紀的故宮和柯達,通過各種跨界創新,摸索出一種新的溝通方式,和這個時代的年輕人打招呼。

2

在夾縫中尋找生機

除了跨界出版、時尚、運動、玩具、啤酒造話題,柯達也并非“不務正業”。

最近柯達發布第三季度財務業績顯示,截至 2018 年 9 月 30 日,柯達第三季度凈收益達到 1900 萬美元。雖然和巔峰時刻過百億的銷售額相比,這簡直就是九牛一毛,但比起 2017 年三季度 GAAP 凈虧損高達 4600 萬美元的業績,起碼扭虧為盈。

增長的來源還是傳統業務“印刷系統部門”,破產重組后的柯達已經把主要銷售對象轉為 B 端的企業用戶。

這是柯達的防守大本營,不能丟。但柯達顯然也不想為“吃老本”的商業策略再買一次單,而主動出擊去開發新的產品線就意味著一筆很大的投入,和更大的市場風險。

柯達沒有那個錢,也輸不起,只能尋找合作伙伴代工,也就是“貼牌生產”。

在去年 CES 大會(國際消費類電子產品展覽會)上,柯達展示了電池、手電筒、智能手機、智能平板、無人機、微型投影儀等等產品。




△ 柯達在 CES 2018 展品(圖片來源于 ifanr)

最近還推出了 U 盤、固態硬盤和充電器等,求生欲很強。




△ 圖片來源于網絡

但這些都不是柯達自己研發的,而是授權給不同的廠商生產。

膠片帝國的神話已經落幕,攝影市場的江山也早已易主,焦灼的柯達在等待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。把寶押在哪個領域,是個攸關生死的問題。

在此之前,守住所剩不多的羽毛,通過授權拓寬品牌邊界,不斷探索在技術領域的其他可能性,看起來是個最為理性和經濟的做法。

結語

可口可樂的前總裁道格拉斯·達夫特曾經說過:如果可口可樂全球的工廠被一把火燒掉,只要給我留下“可口可樂”這四個字,一夜之間我仍然可以再造可口可樂。

這是真正存在消費者心中的品牌,才能形成的市場價值效益。

放到柯達身上來說,大眾雖然已經不太需要膠片,但對這個百年廠牌的認知和情懷還在,“柯達”這兩個字就是最值錢的品牌資產。



看完柯達近幾年的動作,與其說它還是那個恨鐵不成鋼的膠卷生產商,阿慕更傾向于認為“柯達”已經把自己作為一個商業化 IP 去尋求下一步出路。

把自己玩成了一個網紅,也有人質疑柯達過分消費情懷,但對柯達而言,活下去才是要緊事。